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文化建设 > 心语文苑
踏着歌声的翅膀
发布时间:2017-11-13 | 作者:管理员


单位搬迁了,本来上下班很近的我,要每天530分起床,经4公里到火车站坐火车,再步行1.5公里才到单位。晚上,同样的路程,7点多才到家,全天花在路上的时间有4个小时,一年四季、刮风下雨不断。夏天热些还能忍,到了冬天时,两头不见太阳。没了原有的优哉游哉、2分钟就到单位的幸福。哎!着实苦恼了一阵。

幸好,我喜欢听音乐,又喜欢运动。

从家到火车站这4公里,是可以坐公交的,我索性车也不坐了。找来儿子不用的MP3,下载些音乐,或跑或走,有音乐相伴。从此每天、每月……每月、每天;每个晨星微露的早上,每个华灯初上的夜晚,风里雨里近两年,直到我迁居。有位同事赞我说有钢铁般的意志,他忽略了一点:做快乐的事,苦从何来呀,也就谈不上什么意志。

多少次,随着我的脚步,红日从朝霞中升起,变化出不同的风景。几多时,跟着美妙的旋律,渐渐地,华丽的灯亮了,像是舞台的灯光灿烂起来,掌声响起……。

快节奏的DJ,正是我展示速度与激情的时刻,而我稍稍放慢脚步休息的时候,又多有舒缓的节奏相伴。

有时,我是一只杜鹃,轻快地飞翔在维也纳森林上空,嘭、查、查。有时,我是一阵风,抚过多瑙河的碧波,嘭、查、查。有时,我又是草原上一缕静静的月光,舒缓地照着牧羊姑娘的歌声。音乐的间隙,是我踏在雪地的声音,咯吱、咯吱、咯吱。当我正一跃而起,越过一处高高的台阶,耳边响起:我要飞得更高……。有时,我背弓仗剑,山水在我脚下飞奔,弯弓射大雕。有时,我飞驰在美国西部如画的公路上,蜿蜒的远处,是姹紫嫣红。

有时,歌儿里的月色如水,正把梦儿照亮,一抬头,月亮正在羞涩地望着我,真的是月亮走我也走。从新月如钩,渐渐丰润,到月朗星稀,再逐渐消瘦,为我留下飞奔的身影。

飘雪了,大片的雪花飞舞着,从神秘的夜空无拘无束、飘飘洒洒地闪耀在路灯光晕中,像是舞台飘落的彩星,我也像是个明星,看看周围无人,酣畅淋漓地跳跃在属于我的舞台,和明星同台引吭高歌。

下雨了,街上的人们、路边的景,无意间,当上了音乐的主角,或匆匆,或悠然,有回忆,有思念。如丝的雨,滴在翠绿的丛中,晶莹地又从翠绿中滴落。如花的美女,撑起花一样的小伞,朵朵都是思念,枝枝全是遐想:你的伞下有谁?

有时,我穿着厚厚的棉衣在奔跑,身边到处是冰清玉洁,音乐却在为我下着细细的小雨,而雨也渐渐地晴了,到处是清新的空气,白白的水汽在绿树中弥漫,太阳从云中钻了出来,鸟也在林间歌唱,七色的彩虹出现在天边,小溪里的水越来越多,叫的越来越欢快,天边传来一阵一阵的雷声,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。

路上的人,也为我合奏一曲生活的交响乐。

天还未亮,严寒中,路边已有清洁工人在忙碌,有时,我的耳边会响起卡农这样略带忧伤的音乐,缓慢的钢琴伴奏就象他们的工作生活:每天按部就班,看似单调,却是美的节奏。舒缓的、有点忧伤的小提琴在诉说着他们的辛苦,噢,这才是生活的旋律。那些在风雪中站立的三轮车夫、街道旁边顶着严寒经商的商贩,雪花打在他们的脸上,他们没有感觉,却用企盼眼光看着你,看你是否要坐他的车,买他的货。这样的情景,这样的音乐,总使我心生怜意。

晨练的老人,就是厚重的大提琴,沉稳,不急不慢。看似平淡,却醇香久远。

人约黄昏后的年轻人就是那浪漫的吉他了,甜蜜的灯红酒绿中,萨克斯也会飘出他们的缠绵。花前的月下,你会嗅到羞涩的爱意,浓浓。

最爱的,还是那五颜六色的儿童,他们就是,那欢快的短笛呀,鸟儿般跳跃着,打闹着,叽叽喳喳,和母亲撒着娇,灿烂的阳光照在阳光灿烂的脸上,经常吸引我放慢飞奔脚步,留恋地回看他们一会。

罗密欧与梁祝给我讲述爱情故事,不同的风格,不同的旋律,却同样的缠绵。我快乐着他们的快乐,悲伤着他们的悲伤,他们也描绘着我的心情、渲染着我的思绪。有一次,我边跑边思考着我要离开曾经工作八年的部门,恰好,《友谊地久天长》,悠扬,缠绵地在远处的天边响起。淡淡的云,辽阔的,清晨的天空,我眼前顿时显现出我曾经同样的蓝天下,匆匆地急行工作的情景:独自一人,在雪地里走着,陪着我的,只有云、蓝天、白雪。而我就要对这些说再见了,八年的苦与乐,有奋斗、有汗水,被这回肠荡气的音乐演绎得历历在目、真真切切,眼泪真的就忍不住了。

转眼间,这些,都是回忆了,我已不需要奔波着上班。偶尔,我经过那熟悉的街道,树依然,亭依旧,只是没了我奔跑的身影。经常,耳边响起那些熟悉的轻声细语、琴弦悠扬,眼前仿佛……。

哦,还记得,一首曲子名叫“乘着歌声的翅膀”。(郑明宇)




上一篇: 《目送》一个人的路 
下一篇: 地质队之花-陈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