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文化建设 > 心语文苑
《目送》一个人的路
发布时间:2017-11-02 | 作者:管理员


 

对于我这个对外界不甚关心的人来说,最近一年才知道龙应台,是一件不足为奇的事情。经常和朋友谈起自己与父母间的关系,我是一个不会用语言去表达的人,懂事起和父母间的交流仅限于琐碎的日常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种不会用言语的表达便成了我一个难解的愧疚,因为每当拿起电话准备和父母说点什么的时候,接通后却变成了一些日常的询问。好友见了,便把这本《目送》送给了我,并给我看了书中的一段话:

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再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有些充斥在文字间的道理有着不可思议的治愈效果,看到这段话后,心里的愧疚有些融化的迹象,便不客气的收下了这份迟来的礼物。

拿到书后,虽想一气呵成的读完,静下来后还是选择每天独处的时候,读上一两篇,有时一段文字让我翻来覆去的看上几次几十次,有时看过一篇后,会辗转反侧,彻夜难眠。不是难过,是一种暖心的安慰,让我不想过早的入睡。

“不必追”三个字总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,成长于一个传统家庭,脑子里的“父母在不远游”的观念根深蒂固,希望一直陪在父母身旁,哪怕停下自己的脚步,暂时放下梦想。我是一个对于任何事都放不下的人,小到从小陪伴的玩具,大道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对于任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总是放不下。但也有过青春期的叛逆,也在高考志愿单上填写了一座远离家乡的大学,倒不是为了喜欢,只是想远离父母一下而已。慢慢的,成熟后才发现,想摆脱的不是家乡,只是想远离父母的唠叨,而对于这些唠叨,慢慢的也明白,不是讨厌,而是一种无法回馈的愧疚的心情。现在每次休假结束离家的时候,总希望自己不再远行,但多的是希望父母不必追,目送我离开就好。

“有一种寂寞,身边添一个可谈的人,一条知心的狗,或许就可以消减。有一种寂寞,茫茫天地之间‘余舟一荠’的无边着落,人知恩那个各自孤独面对,素颜修行。”每次离家后,即使刚刚走到街边的拐角,便会开始觉得寂寞,想家的感觉在出家门的时候就迅速的回到了我的身上。常常为此走了神,也常常怀疑选择工作在另一个城市的决定是不是正确。每次离开家就意味着又要独自面对生活,不再是一个父母羽翼下的小孩子,学会不再依赖真的很难,但独自坚强这种能力也必须要学会,学会一个人去承担、去面对一切,因为选择了父母“不必追”。但更多的时候会感觉累,会感觉生活不易,会觉得委屈,会觉得世界对自己有恶意,会渴望幸福,而我所渴望的幸福就像书里所定义的“幸福就是,生活中不必时时恐惧。幸福就是,头发白了,背已驼了,用放大镜艰辛读报的人,还能自己走到街角买两副烧饼油条叫你起床。幸福就是,平常没空见面的人,一接到你的午夜仓皇的电话,什么都不问,人已经出现在你的门口,带来一个手电筒。幸福就是,再一个寻寻常常的下午,和你同在一个城市的人来电话平淡问道,“我们正要去买菜,要不要帮你带鸡蛋牛奶?你的冰箱空了吗?”幸福就是,你仍旧能看见,在长途巴士站的长凳上,一个婴儿抱着母亲丰满的乳房用力吸允,眼镜闭着,睫毛长长地翘起。黑沉沉的海上,满缀着灯火的船缓缓行驶,灯火的倒影随着水光荡漾。十五岁的少年正在长高,脸庞的棱角分明,眼睛清亮地追问你世界从哪里开始。两个老人坐在水池边依偎着看金鱼,手牵着手。春天的木棉开出第一朵迫不及待的红花,清晨四点小鸟忍不住开始喧闹,一只鹅在薄冰上滑倒,拙态可掬,冬天的阳光照在你微微仰起的脸上。幸福就是,早上挥手说“再见”的人,晚上又平平常常地回来了,书包堆在同一个角落,臭球鞋塞在同一张椅子下。”

其实幸福并没离我特别远,因为我的难过加上对父母的愧疚,导致过于低落。也许一段时间后,就会迈过这个坎,慢慢的爬上来,我想,那时候再拿起这本书,就会有不一样的情绪。一切都会好起来,父母目送的,是我的一次次离家,一次次成长,而我目送的是这段人生路。吕建




上一篇: 看 海 
下一篇: 踏着歌声的翅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