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文化建设 > 心语文苑
师傅精神 薪火相传
发布时间:2018-06-15 | 作者:管理员

     梁坤  

    尊敬的各位评委、同仁大家好,我叫梁坤,来自黑龙江省第四地质勘察院,是一名一线地质队员。我演讲的题目是《师傅精神  薪火相传》。

20171018日,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胜利召开,在习主席博大而又精深的报告中有这么一段话,“建设知识型、技能型、创新型劳动者大军,弘扬劳模精神-工匠精神”。这段话深深地坚定了我未来的方向。

大国工匠,其技精巧,而厚德,其心仁义,而志坚。如果说工匠是对劳动者最高的赞誉,那师傅定然是那造就工匠者的温床。

做为一个地质工作者我眼中的师傅:

是为了获取地质资料徒步穿过戈壁、沼泽后,手中那支淡然的香烟;

是为了一块实物标本不畏艰险、毅然攀上山崖、峭壁后,那欣然微笑;

是为了准确连图,反复触摸上万块岩石标本后,那布满老茧的手;

是忠于自己的职业、不负人民、报效国家,那深山里的小宿;

是坐在山坡望着山下正奋力追赶自己的年轻人,那充满希望的眼神。

当然,师傅还是一把锤子、一把戒尺,敲打着我们身上的锈迹,矫正我们足下的路。

古语说:“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,父乃国之纲也”师傅这个词发展到今天,俨然已经超脱了称谓,升华为一种精神,一种传承。

翁文灏,中国第一位地质学博士,1912年学成归国,在那动荡的年代里,毅然扛起中国地质的大旗,奠定了新中国地质学的基础。

李四光,地质力学的创派祖师,呕心沥血建立起新华夏构造体系,为找到中国第一桶石油,摆脱华夏无油的帽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黄大年,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,地质界的拼命三郎。在他毅然回国的那天,美国的好友问他,大年我们会成为敌人么?他说,在科研世界里我没有敌人,也没有朋友,只有国家利益。

从翁文灏到黄大年,他们兢兢业业,心口相传,传的是技艺,更是精神。是三光荣、四特别精神,是愚公精神,更是工匠精神。

也许你会问师傅是不是离我们很远。不!他们离我们很近,就在我们身边,只是他们没有豪言壮语,没有惊天动地的伟绩,一直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的坚守、奉献。

记得那是2014年夏天,我刚参加工作不久,跟着“四哥”张国范,在大兴安岭取水系样品如果是不亲身经历,我永远也想象不到,烈日下的大森林并不清凉,而像蒸笼般闷热,似乎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尽可能的在张大,来寻找一丝凉意。我的水以及四哥的水,早已被我喝光,唯一祈求的就是下一个采样点能遇到流水的河沟。突然前面传来哗哗声音,我想都没想,扔下身上的一切,飞奔过去,将头插在水里死命的喝着。过许久,四哥拿着我丢下的东西走干了上来,但他并没有急于喝水,而是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地貌环境,然后打开本子认真的记着。我拿起铁锹猛地撮起一滩黑色的泥沙,就往样袋里装。四哥看在眼里,并没有制止我,而是重新取了一个样,在水里不停的漂洗,直至仅剩黄褐色的砂砾,才满意的装进袋中。然后拍打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,兄弟不管从事什么职业,都要对的起三样东西,第一你的职业,第二你流淌的汗水第三你的良心。

是的,也许正是四哥这样的人,才使师傅这个词有了意义,才使工匠赋予了精神。

他们是最敬业的人,他们是最高尚的人,他们是鲁迅口中埋头苦干的人,拼命硬干的人,是为民请命的人,舍生求法的人,是不论历史如何变迁,也掩盖不住他们的光耀的人,他们才是中国的脊梁!

同志们,现在的地勘行业,比历史任何时期都更需要我们青年人来坚守,比历史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师傅精神来引领。让我们不忘初心,秉承着师傅的意志勇敢前行。

    谢谢大家,我的演讲结束。




上一篇: 乡音袅袅 
下一篇: 没有下一篇